卓文萱十年蜕变解读专辑 苦涩恋情成就完美情歌

[导读]入行十年,卓文萱从甜美小女生蜕变成多面女郎。着装保守的她自称拍MV时做足保险措施;为了不影响演唱会舞蹈效果,卓文萱拖着伤脚找正骨医生治伤疼到飙泪;胆小的她在吊威亚时吓得大声喊妈妈。

卓文萱

妈妈是我头号粉丝 父母在家狂练《不要不要》

卓文萱:妈妈其实也是我最大最大最大的粉丝。我做什么她都会特别的支持。

主持人宥鸣:自从出道到现在你所有的作品她都看过,都听过。这张专辑她有什么反馈呢?

卓文萱:她说这张专辑太棒了。

主持人宥鸣:她没有不适应。

卓文萱:我一开始很担心她不适应。因为毕竟跟以前的作品尤其是唱腔的声音完全是不一样的。我一开始还蛮担心,对于爸妈长辈,他们有没有办法接受,或者是会不会太重。没有,我妈每天看到我,一直在唱。然后我爸一直唱。有一次超好笑,隔了一天,我要拍MV,我很早就睡了,差不多10点,11点。我记得那天是礼拜天,因为《不要不要》这首歌有搭到台湾的偶像剧,我爸妈就变成固定的忠实观众,疯掉,我在睡觉,11点多还在唱我爸唱“不要,不要”。我就想说,我以为我在做梦,可是我醒来的时候,才11点。天啊,我爸自己在外面大唱《不要不要》这首歌。

主持人宥鸣:你有没有说爸不要唱了。

卓文萱:没有。因为他很难得这么开心喜悦的唱我的歌。因为他比较可爱。

主持人宥鸣:爸爸唱这种歌会很“娘”。

卓文萱:他会觉得我是爸爸,我不能唱。我觉得《不要不要》也有可爱的成份在里面,它多出来了生活和幽默的地方。

主持人宥鸣:而且结合了那个电视剧就会比较不一样。

卓文萱:对。其实这张专辑《反正卓文萱》他们反而很喜欢。

主持人宥鸣:有点出乎你的意料。

卓文萱:对。

卓文萱

渴望以结婚为前提的恋情 刻骨恋情造就《够了》

主持人宥鸣:你的粉丝呢?这张专辑听完之后感觉如何?

卓文萱:有啊。我觉得有一点很开心的是,可能没有办法让一个人,如果一张专辑十首歌所有人都喜欢,那专辑真的是大卖了。可是其实我更开心的是这张专辑十首歌可能主打的两首,大家会对主打的两首比较熟悉或者是喜欢。其他的八首可能觉得没有听过,或者是觉得还好。可是这次比较不一样的是所有人都喜欢不一样的歌。你就会觉得这首歌好有希望。虽然它排在第十首或者是第九首,居然被别人认为是他心中的第一首。我就觉得很开心。

主持人宥鸣:那是属于惊喜。你会写东西吗?这张专辑里有你自己写的吗?

卓文萱:有,我在专辑里面第五首,我写了《够了》这首歌,是一首抒情歌,它是在描述一段感情当中其实对方的心已经不在你身上了,他对你已经不闻不问了,也漠不关心。但是你们还是以一种交往的名义在相处。等于他的人在这儿,可是灵魂不在,心不在。因为这是我自己经历过的故事。我当时会觉得我非常非常喜欢那个男生,非常非常爱那个男生,其实我觉得我很痛苦的是,他心已经不在我这儿了。就好象我是陌生人这样子。所以我觉得很痛苦,就觉得已经不是自己。

主持人宥鸣:你是要哭了吗?我看你的眼睛泛红。

卓文萱:还好。

主持人宥鸣:写到这个词的时候是有那些画面在。

卓文萱:其实在写这首歌的歌词的时候,那个时候是先听到歌曲,公司跟我说,你有没有想到填词,我觉得在那个当下,我想到对这首歌的感觉刚好是符合曾经遇过的事情。我觉得我可以试试看。其实在写的时候,边写边哭。

主持人宥鸣:这段恋情在你印象当中是非常深刻的一段恋情。谈了多少年了?

卓文萱:谈很久了。

主持人宥鸣:怎么会爱得那么深呢?往往是越开始爱得越深。

卓文萱:其实我不是一个非常容易交往,会喜欢上别人的人。真正要交往其实我会想清楚。我没有办法说就是谈恋爱,如果可以,就是以长久稳定型。

主持人宥鸣: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卓文萱:可以这样说。

主持人宥鸣:这是我们内地很流行的一个说法。

卓文萱:只是谈恋爱这件事情有点浪费大家的时间。每个人要求和想要的东西不一样。

主持人宥鸣:可能他只是想谈一场恋爱,但是你是以结婚为前提。

卓文萱:他在一开始讲的是长久型的。

主持人宥鸣:他在骗你。被骗了。谁这么不长眼啊。

卓文萱:经一事长一智,每个阶段都在学习。

主持人宥鸣:他是圈内还是圈外的。

卓文萱:圈外人。

主持人宥鸣:他比你大还是比你小?

卓文萱:大,大5岁。

主持人宥鸣:相对来说会比较成熟了。

卓文萱:这个真的很难判断。但是多过去了,我觉得还是很谢谢对方,至少可以让我明白原来可以这样子这么爱一个人。再来,我觉得也应该他这样子的关系,让我可以早一点脱离那个痛苦。要不然我不知道我会痛到什么时候。

拍MV做足保护措施防走光 正骨医生治伤疼到飙泪

主持人宥鸣:其实我觉得这个专辑里头也有几首,《脏兮兮》、《恐慌症》还有《够了》构成了爱情的起承转合的过程。如果这段感情从开始然后结束了,就会经历这三个过程。所以这三个过程都是你体会的。

卓文萱:我觉得非常巧的是这三首歌的故事联结都可以串成有头、中、尾。但是三位创作歌词的人完全没有沟通好,也没有讲好。可是我觉得非常有默契。因为像《脏兮兮》是吴克群帮我作词作曲的,这首歌它就是在讲,大家在刚开始的阶段对于感情总是有一种憧憬,有一种期待。甚至觉得如果可以很明确的知道对方两个人,一对一的很单纯简单的,就像白纸一样纯净。歌词后面是写,其实在感情里面,可能某一方对于这段感情他已经不再这么纯粹了,他就是劈腿,他把另外那个人的善良当做是一个可以继续骗他或者是欺负他的工具。他就说,我搞不懂你把爱情搞得脏兮兮,是因为你太过聪明还是我不懂放弃。这是刚开始的阶段。可是中间经过那一段之后,开始到恐慌症,你又开始想,他现在跟谁在一起,他现在在做什么,他为什么没有打给我。他说他要去哪里,是真的吗?就会呈现一个猜忌的状态,很神经质。因为我每天都觉得自己是处在一种都不相信人,再来才到《够了》这首歌。我不想再爱了,不想再痛了。我觉得我已经不像是我,我觉得你对我的伤害已经够了。

主持人宥鸣:所以要走出来了。但是《脏兮兮》的MV我们看到它跟歌名完全不一样,拍得非常干净。你就裹了一个床单。再一个特别白的屋子里拍了这支非常漂亮的MV。会不会害羞。我相信导演还有摄影大哥都是男生。你裹一个那个,没有做安全措施吗?

卓文萱:里面还是得穿。我本身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对于要穿很短的裙子或者是很露我会很不自在。其实当天在拍摄的过程当中,是因为觉得在《脏兮兮》的反面,反面就是《脏兮兮》,正的就是要非常干净的,从最原始的样子,这次头发就染深了,以前头发比较浅一点。回到最原始的状态是什么样子,对于爱情的期待是什么样子,可是它中间MV中间做了一个特效,可能有一个不一样颜色的水珠把这个晕染了,不再是白色的,甚至是里面所有的家具都是反过来了。我虽然在这样的世界,但是我感受到的东西是另外一个样子。完全不是循规蹈矩的路。我当天在现场拍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男生。除了我的经纪人,我的同事、化妆师,其他都是男的。

主持人宥鸣:那很紧张了。

卓文萱:很紧张。

主持人宥鸣:众目睽睽之下,你就裹一个床单,在里面走来走去。

卓文萱:就是除了很紧张之外,你又要表现得很自然。因为很别扭,别人也会觉得你干嘛。当然里面有穿很多的安全措施的东西,就是为了要防止走光。

主持人宥鸣:拍出来很漂亮。

卓文萱:谢谢。

主持人宥鸣: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的主打《反派》的MV也是非常不一样。里头挑战了很多很摇滚很朋克的造型。

卓文萱:《反派》这首歌希望让所有的女生,其实人真的很多梦想,只是我们不能从人的第一个外表,第一眼就评判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觉得必须要认识和了解。谁说可爱的女生不能很反古,谁说很刚强的女生不能有脆弱的一面,其实都有,只是你有没有看多而已。在《反派》里面,其实我很开心在拍那支MV的时候,我的角色扮演了四个。

主持人宥鸣:我看里面换了四套衣服。

卓文萱:穿西装的我,穿白色的洋装,还有灰姑娘的感觉。还有身上的颜色有很多怪异的女孩。再就是穿红色的狂野的女生。这也是我第一次在MV里面尝试穿高跟鞋,这么高吧。

主持人宥鸣:那怎么跳舞?因为你还要跳舞,还有舞群。

卓文萱:还得跳。其实我们在拍摄MV之前,在舞蹈教室一直穿高跟鞋在练。因为我的脚之前因为拍戏而受伤,高跟鞋跑着拐了一下。我之前在台北滚石三十的演唱会,那个时候我的脚伤就发作。我去看医生,通常我们的脚背都是这样的,我这边这块骨头突出来。

主持人宥鸣:就是上次拐完之后。

卓文萱:两边的骨头都拐出来。我看那个医生就是拿锤子,他那个锤子其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