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买房记

北漂一族的痛

王天(化名),2009年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内蒙古后有着一份非常好的工作,吃穿不愁,生活优哉。但2011年初,在爱情的“召唤”之下,他放弃了原本舒适的生活,毅然离开家乡成为一名北漂。

“原来在家乡的工资比较高,再加上物价偏低,生活还是很有质量的。”王天说,“到了北京,工资高了,但同时物价也飞涨,刚开始的时候还觉得可以接受,但渐渐地,生活的压力就显现了。”

王天第一次为了房子发愁,是刚到北京时租房子,早有耳闻首都一房难求,真正到了这里才发现,远比想象中艰难。为了找到物美价廉的房源,王天在这个还略显陌生的城市中四处奔波,但七八套房子看下来,依然不满意。

“主要还是因为地点与租金无法平衡。”王天回忆说。

初到北京,这个内蒙古小伙子每月工资大约8000元,由于工作时常有晚班,下班后就没有交通工具了,于是便放弃了五环外的“聚集区”。

通过权衡交通费用,王天最终狠下心来,在西三环附近租下了一套小房子,当然,这也花费了他每个月近一半的工资。

回想起租房的时光,王天为其贴上了“快乐”的标签。

“当时还算年轻,花销也不大,总体来说就是工作和运动,每个月还有不少盈余能够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偶尔和女朋友出去逛逛街也可以潇洒一番。”王天回忆说。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转眼两年过去了,尽管房租水涨船高,但王天的工资涨了很多,小日子也算过得有声有色。不久之后,幸福的烦恼再次让他感受到房子给他带来的重压——要结婚了。

“其实我们在来到北京的时候就考虑结婚了,但是在北京各方面的成本都过高,房子更是让人望尘莫及。但年龄越来越大,眼看着工资涨,房价涨得更快,也就不能再等了。”王天说。

然而在现实面前,即便是家庭条件并不差的王天夫妇,也面临着极大的负担。

在看房初期,他俩考虑过要在五环附近置办婚房,但这样一来,两人每天要花费超过两个小时在路上。“当时我们两边家里商量了好几次,最终老人们还是心疼我俩,决定凑钱为我们在三环附近买套房子。”王天说。

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这意味着双方家里即将“倾家荡产”。一个多月后,两家六口人找到了他们认为性价比绝佳的“小窝”——三环、90平方米、320万元。

“我们这套房子首付120万,贷款200万,分30年还清,核算下来,每个月要还12000块左右,即便降息之后,每个月的房贷也在1万元以上。”王天叹着气说。

房子的重压,一度让新婚的小两口喘不过气来。结婚初期,王天夫妇的月工资刚过2万元,每月还过贷款再加上给双方父母的4000元,卡中从未超过五位数。聊起曾经的“痛点”,王天无奈地说:“有的时候,看着卡中的数字挺刺眼的,到头来,用了双方父母养老的钱不说,自己的生活水平也一落千丈,我俩一度质疑过最初的决定。”

熬过两年后,两人的工作逐渐有了起色,家庭年收入也飙升到了40多万元。眼看着很多人搭上了以房致富的快车,王天也有些动心。

今年春节过后,随着北京楼市的火爆上涨,身边不少人都把手里富余的钱买了第二套房子,甚至有几个年轻人合伙买房子坐等升值。“可我不敢尝试,也可以说因有余而力不足。”王天说。

王天给新金融观察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降息之后,他和爱人每个月需要还的贷款是1万元左右,如果再买一套房的话,首付就需要至少100多万元,而且,每个月还要还第二套房的房贷,大约15000元,这样一来,他们就又回到了结婚初期的水平。

尽管身边的人都说他太保守,错过了政策带来的红利,但他却每每自嘲般的告诉自己,好生活来之不易,不

新金融记者 孙翼飞 刘杰

作者:孙翼飞 刘杰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