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成跳板 新三板企业转投A股

2016年2月底,由协议转让变更为做市转让的挂牌公司超过了300家,约占目前做市转让企业总数的25%。

当然,即使是那些并不期待挤上创新层的挂牌企业,多数也是希望通过从协议转让变为做市转让的方式提高流动性,并进一步提高估值。

挂牌企业的热情致使做市商“僧多粥少”,如广州证券新增170家做市企业的券商有之,但更多的券商则更为淡定,甚至有券商根本就不为所动。

那券商为何不积极呢?一方面是做市商的资金实力,根据规定,做市商为新三板企业做市,需取得不低于申请挂牌公司总股本5%或100万股(以孰低为准),且每家做市商不低于10万股的做市库存股票。因此,券商如果想做大自己的做市业务,需要大量的资金。

另一方面源自做市商的选股标准。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各家券商往往会制定一些选股标准,如收入、净利润、投资回报率、所属行业等方面的要求。中信证券在股转系统公布的2014年度新三板业务工作报告就曾披露其选择做市标的的标准,已经超过了创业板IPO的要求。做市的标准不一样,其可选择的股票数量自然也不一样。

据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新三板目前参与做市业务的券商共88家,但做市转让的股票已达到1354只,每天还有数十家新增的做市股票。在这种“粥多僧少”的情况下,做市商占据了主动地位,不仅可以挑肥拣瘦,甚至可以趁机压低入股价格。

在新三板引入做市商制度的初期,做市商润滑剂的作用一度有所显现,新三板每日的成交金额也曾达到数十亿元,但随着市场参与热度的降低,做市转让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挂牌企业的“招牌”。

新三板难成“跳板”

多年以来,管理层一直称新三板转板机制是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重要一环,也是对接主板、创业板和区域性股权市场的枢纽,这一机制的推出是顺应市场要求之举。但管理层对转板机制的态度更像是为企业“画饼”,而不是“充饥”。

2015年11月,证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推进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坚持新三板独立的市场地位,企业在新三板挂牌不是转板上市的过渡安排。

在很多市场人士看来,管理层对新三板的定位已经非常明确,新三板本身要成为多层次资本市场的一部分,发挥其培育创业、创新、成长型中小企业的功能,促进挂牌公司成长为优质企业。新三板这一功能的实现是建立在其本身独立性的基础上,这一定位决定了新三板不可能成为主板和创业板的“备选池”与“选秀场”,国家在政策安排上也会尽量保持新三板自身的独立性、独特性与吸引力,证监会也将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增强新三板本身的规模化、多层次和流动性上,使其本身具备与沪深交易所的互补竞争性优势。

财经评论员皮海洲认为,新三板股票向创业板转板的说法由来已久,但这种说法更多是建立在新三板市场没有分层管理制度基础上的。由于新三板挂牌公司良莠不齐,在没有分层管理制度的情况下,将新三板市场中那些好公司转板到创业板甚至主板,这是可以接受的。但在新三板市场推出了分层管理制度的情况下,再将新三板公司向创业板转板,就没有必要了。

谋划“主动”转板

既然通过新三板自动转向A股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了,那么越来越多的公司决定开始长征——以IPO方式登陆沪深证券交易所。

截至上周末,新三板共有103家企业拟申请IPO辅导或已申请IPO辅导。在这份名单中,出现了很多新三板的知名企业,比如艾录股份、中教股份、天地壹号、哇棒传媒、璧合科技、益盟股份、康泽药业、新产业、麟龙股份、基康仪器、维珍创意、凌志软件、绿岸网络等公司。

广证恒生分析师袁季表示,近期越来越多的优质企业(拟)申请IPO,与市场流动性堪忧、转板政策不明不无关系。虽然目前市场挂牌热情仍居高不下,但流动性不佳的长期大难题一直让新三板“热情不起来”。如果流动性长期低迷,将逐渐影响新三板的融资功能和定价功能,进而影响到新三板服务中小企业的战略定位。

让越来越多挂牌企业决心奔向沪深证券交易所的重要原因就是这些公司看到了此前11个成功的案例。已经成功在A股上市的11家前新三板企业是久其软件、北陆药业、世纪瑞尔、佳讯飞鸿、紫光华宇、博晖创新、东土科技、安控科技、双杰电气、康斯特、合纵科技。上述企业均是在2009 年或之前就已经在新三板上挂牌,属于最早一批的新三板企业。

成为A股上市后,这些公司首先的变化就是估值水平的明显提高。截至上周末,以收盘价格和在新三板挂牌最后一个成交日的价格作对比,市盈率变化幅度最大的是康斯特。康斯特在新三板最后一个成交日的市盈率仅为1.74倍,如今在A 股中估值为67倍,是当时在新三板时估值的近40倍。

流动性是当下所有新三板人最关注的关键问题之一。高流动性可以让企业的估值更加准确,投资者在考虑投资的时候也不需要过于担忧退出问题。在这一方面,A 股市场的流动性大幅优于新三板。

这11 家企业在新三板期间的日均换手率基本上都处于1%左右的水平,而上市后的日均换手率均得到了极大幅度的提升。合纵科技是11家公司中最晚“跳至”A股的公司,其换手率的改善最为明显,从0.49%上升至12.59%。

同样,日均成交额的提升也非常明显。在新三板挂牌时期,11家公司的日均成交额均在10万元这一级别,最高的是东土科技,日均成交351.15 万元。11 家企业在“跳至”A股后的日均成交额大多达到了亿元级别。

另外,这11家公司中的5家公司在新三板上进行过融资,其中融资总金额最高的是世纪瑞尔,但也仅募集到了8700 万元。

而在转到A 股之后,企业的融资能力明显得到了大幅的提升。11家企业中上市以来募集总金额最低的是康斯特,为1.84亿元;募集总金额最高的是久其软件,为15.35亿元。

与之相对,2015年新三板有1875家企业发起了2490起定增,实际募集约1217亿元的资金,每笔定增融资金额约为5000万元,这根本就无法与A股相比。

袁季同时提醒,通过IPO通道“转板”上市所需要的时间成本问题。11 家企业中从IPO 申请日到正式上市的日期的时间跨度平均为2.19 年。其中合纵科技早在2010年3月25日就提交了IPO申请,但直至2015年6月10日才正式上市,前后总计花费了5.19年的时间。

除了时间成本外,处于IPO排队的企业不能进行诸如融资或者并购等可能改变企业原来股权架构的资本运作,这可能会让企业错失良好的发展时机,也是不得不考虑的机会成本。

注册制预期让许多企业认为IPO 排队时间或将会缩短,上市速度或将加快。但就在2016年2月26日,证监会发言人邓舸在答记者问中称:“注册制改革是我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方向,改革的制度设计必须充分考虑我国市场的环境和条件,这一工作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过程。”

因此,各方面的成本是那些有意“主动”转至A股的新三板挂牌企业需要考虑的。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