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该不该向父母出柜引热议 蔡康永男友曝光信息量惊人

\http://www.vdfly.com/uploadfil ... ot%3B complete="complete" />




杂志截图


幸福哲学: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追求幸福


在综艺圈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的蔡康永,于2002年公开同性恋(同志)身份,也揭开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George”。蔡康永当时天真地以为,从此可以与另一半大方走出社会道德的枷锁,但媒体紧迫盯人,他才觉悟,原来自己想法太天真,他笑说:“我们终于承认,原来别人的标准与我们不同,所以他(指男友)从此拒绝再出现在媒体版面。”但他又不忘补充,“但至少我不后悔出柜,我无法把谎言藏太久,自己放得开,面对外界才会看得开”。


蔡康永与男友从1994年相恋至今18年,互补个性加上爱旅行,成了爱情持久的催化剂,“1995年我们旅行日本,第2天凌晨就遇到神户大地震,差点没命,我们手牵手逃离灾区,也因这一震让我们决定在一起”。


在他的爱情字典里,直接剔除天雷勾动地火的爱情,“这种都会不得善终”。他不讳言George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无法想象万一他失踪3天,我的生活肯定完全脱离轨道”。


相处久了难免热情渐减,如何维系?他说:“旅行,我认为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最能考验2人,不管会不会因住旅馆或买东西吵架,都是相处哲学。”


他还透露,自己在家全靠一张嘴指挥调度,洗衣、做饭都由男友代劳,他大笑:“很多东西如酱油、佐料等我都不知放哪?洗衣机也不知要按哪个钮?大卖场也是他去。”


他表示2人不曾吵架,但开火前,有一方会先闪开,谁错谁先低头,“通常快吵架前,都因我不能体会他做家务辛劳,这时我就会自爱赶快分担一点家事”。


会担心另一半”偷吃“?他陷入思考:“其实我不在乎对方偷吃,这话有两种意涵,一种是自信,一种则是自暴自弃,自信是因为我有独特的地方,跟别人不一样,至于自暴自弃……如果我要靠侦测才防得了,那也留不住他。”所以他从不查对方手机或E-mail。


爱情世界中,充斥许多不确定的诱惑因素,蔡康永却骄傲表示对诱惑免疫,“看到帅哥我会惊为天人,但这跟我无关!像金城武这么帅,但我会说他是外星人,我老了,比较能分辨什么事值得,什么事不值得,我不易被漂亮的人打动,合得来最重要”。


人太幸福的时候总容易诚惶诚恐,被问到但不担心幸福不再时,蔡康永说出了自己的幸福哲学:“不要逆天行事,要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追求幸福。享受人生乐趣,就能够掌握幸福”,他说George很懂生活情趣,如买新鱼缸、种新植物,小小举动却带给2人无比乐趣,而他只负责赞美,看似简单的响应,往往能延续感情。


蔡康永出柜:自曝对方做过最让他开心的事就是他收工男友来接他


坦承性向的蔡康永,和男友George稳定交往10多年,透露3大秘诀维系感情,他不后悔出柜,昨说:“我们不找代理孕母,也不要生小孩,因为我担心无法好好教养小孩。”


蔡康永最近出版爱情小说《蔡康永爱情短信─未知的恋人》,对于出柜,他表示很开心华人社会对出柜的公众人物愈来愈开放和包容,他不后悔出柜,也不否认有压力,但他认为:“我们(和男友)都很有抗压力,人生本来就有压力,我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也不会想找代理孕母生子,他表示钱和生小孩都不是问题,但教养却让他烦恼,因为这个世界太复杂。


蔡康永和男友一直是艺人羡慕的伴侣,他透露2人维持稳定感情3大秘诀是运气好、认真学习和常关心对方,尤其是关心,他直言送礼物和一起去旅行都是关心的表现,而且要实际表现出来。


他建议要终结吵架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最后一句厉害的话给对方讲,若有一方能说:“你赢了。”吵架就能收尾,他表示和男友都不爱吵架,有不愉快,双方顶多闷不吭声,然后他会先问男友:“发生什么事?”找出原因,男友则会拿出他爱吃喝的食物,知道对方关心他,场面就冷静下来,他收工男友来接他,是他认为对方做过最让他开心的事。


蔡康永出柜 男友George细腻敏感


如今每月至少进帐200万元的蔡康永,不但有人气又有才气,身边的男伴也格外引人好奇,蔡康永在《那些男孩教我的事》一书中,曾经以编号代替姓名,描述了66个他生命中重要的“男孩”,其中包括编号98号的张国荣,及60号的现任男友“George”,甚至在扉页上,他也大胆地写了“For George”,将这本书公开送给男友。


“George”刘坤龙年近40岁,与蔡康永是在媒体的介绍下认识并进一步交往的,当时蔡康永还未成名。刘坤龙的父亲曾经担任台北县土城乡长,为当地的望族,他在家族传宗接代的压力之下,曾经在数年前有过一次短暂婚姻,但并无任何子女,据传刘坤龙当时已经和蔡康永交往。


蔡康永笔下的刘坤龙个性细腻,在英国留学期间对研究植物颇有心得,因此拥有某些特质,有空时会与蔡康永一起去“倾听”植物,并带着他去公园内抱抱、安慰那些每天吸尽都市废气的可怜树木。或许两人就是共同拥有文艺及丰富的情感特质,才能如磁石般的吸附在一起。


其实,从中学时开始,蔡康永就经历过多段感情,《那些男孩教我的事》中提到的男生,有半数都曾跟他有感情关系,爱情有甜有苦,蔡康永十分庆幸即使曾经被伤害过,也不会太惨,否则根本没办法写书。


多年来,他觉得最甜蜜的一段爱情是发生在高中,当时有个帅帅、坏坏的男同学深深吸引他,男同学父亲过世时,担任学生会主席的蔡康永,代表同学们到丧礼行礼,蔡康永看到了那个男生跪在地下,悲伤的模样好可怜,原本开朗的男生,失去爸爸,变得没有笑容。顶着学生会主席的身份,蔡康永竭尽所能地帮助、照顾这名男同学,他说:“能为所爱的人,心甘情愿地去做一点事,那种的过程是甜蜜、幸福的。”


比较失败的一次,则是发生在暑假,蔡康永说,他到洛杉矶念电影时,每天忙到没时间谈恋爱,所以放暑假回台湾,他会把握机会谈夏日恋情,那段感情只是维持了一个多星期,却令他难忘。有一天两人走在西门町街头,那个男孩突然拉着蔡康永在路上狂奔,原来后面有黑道追杀,那一次在西门町的小巷里钻来钻去,十分惊险。而蔡康永只觉得那个人的气质实在不像黑道,后来他才知道对方只是个在黑社会中没什么地位的“卒仔”,两人很快就分手了。


作为全台湾最好的主持人,蔡康永再不避讳自己的“同志”身份,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从小就循着自己发明出来的生存之道在生存,而做“同志”的一大好处恰恰就是,可以非常容易抗拒一些常规的想法,因为,“同志”正是一个被逼时刻存疑的群体。


有人说,在蔡康永的内心深处,他还是一个真正的贵族,只是他做出俯就的姿态,愿意以入红尘的姿态来尝试世间百态而已。他是那种成功融合了高低两个阶层的特质,懂得适时披上何种外衣,才能更好地获得收益的聪明男人。即使当个已“出柜”的名人,他也懂得如何继续掌舵人生的平稳,在娱乐圈继续如鱼得水。


因此,如今的蔡康永只是一个公开了自己特殊性取向的主持人,是全亚洲甚至是全世界最懂得主持的“同志”,他亦正亦邪,既边缘、又主流,时而开朗、时而阴郁,难以归类。对于感情,蔡康永认为,很多同志很脆弱,但他不是。或许经历几番波折,他说现在自己“不太怕事情发生”,是坚强的。理由是:“如果对人生的残忍或是记忆的不可靠都做好了心理准备,那就实在没有道理那么脆弱。”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