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媒体走转改:第三十个提前的年夜饭(组图)

2月6日晚,老帅靠在窗前揉着干涩的双眼。 王庆江 摄2月6日晚,老帅靠在窗前揉着干涩的双眼。 王庆江 摄
2月6日晚,老帅靠在窗前揉着干涩的双眼。 王庆江 摄2月6日晚,饭桌前,老帅的一张全家福。 王庆江 摄 2月7日,除夕当天已没有多少乘客,儿子帅匀在站台上给即将出乘的父亲敬了个军礼。 王庆江 摄

中新网贵阳2月7日电  题:第三十个提前的年夜饭

通讯员 郭红 许璇 记者 张伟

2016年2月7日,除夕,久违的阳光在贵阳露脸。59岁的“老帅”又开启了又一趟的行程,往返4000余公里,停靠38个车站,下一次退乘回家已是六天后的猴年大年初六。

他叫帅西君,今年已经59岁,是贵阳铁路公安处乘警支队上海警组的一名普通乘警,这是他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春运。

2月6日16时50分,发车铃响起,在目送千余旅客安全下车出站后,头发花白的乘警又返回了K111次列车车厢。

“八点多吧,叫儿子别来接……”车刚驶离凯里站,又钻进一个隧道,老帅话还没说两句,手机就没了信号。

“一年到头了,今晚一定要赶回去提前和老伴、儿子吃个年夜饭,明天一大早还要出乘。”一路的安全宣传后,老帅的嗓子已经哑了,他说的明天是农历羊年的最后一天,除夕。

乘警的岗位是流动的,但职责不变。因为随时可能出现火灾隐患、列车晚点、旅客纠纷和其他意外情况,不间断的宣传安全常识、检查消防设备、接受旅客求助、开展治安防控……这样的工作,老帅一干就是32年。

“漂泊了一年,谁不想回家看看啊,他们能平安回家,我累点值得”,这一趟返程的列车严重超员,穿过无座票的旅客,跨过占满过道的行李包,老帅又巡视了一遍车厢。

“大哥,您真棒!”“警察爷爷新年快乐!”此时,已经有不少旅客主动与老帅打起了招呼,仿佛这名精干瘦小的老乘警是他们早就认识的熟人,几小时一次像说相声一样的安全宣传让每个人都记忆犹新。

一列火车,16节车厢,走下来将近1个小时,老帅斑白的两鬓渗出了汗水。利用穿过餐车的间隙,他擦了擦警帽里的汗水,端起用了30年的老茶缸大口地喝起来。

“岁月不饶人啊,现在走多了,腰还是有些吃力。”在列车连接处,他扶着车门,捶了捶腰。“年轻时候我身体好着嘞,从部队退伍后我可是在公安处当了7年警体教官,带了一批又一批新民警。”说完这句话,面露神采的他又把腰挺得直直的。

晚上19时30分,晚点了一个小时的列车终于停靠贵阳站。车还没停稳,透过车窗,老帅就看到了站台上的儿子帅匀。“说了别来接,非要来,抓紧给自己找个媳妇比来接我强。”最后巡查了一遍车厢,在去支队值班室做退乘登记的路上,父子俩的身影被昏黄的路灯拉得很长很长,逗趣的笑声回荡在这条走过无数遍的小巷深处。

忙完这一切,回到家已是夜里21时,煤气灶上的铁锅鼓着水汽,老伴已经把饭菜热了三遍。

三个人,七个菜,在老帅32年的从警生涯中,这是小家庭第30个提前的年夜饭。

“年轻人别怕吃苦,多学多干一定没有坏处,在队里辛苦一点、忙一点是好事。”一家人围着小小的餐桌,父母讨论的最多的仍然是儿子的工作和生活。“嗯,嗯。”一向内向的帅匀一边应着,一边给老帅碗里夹了一块排骨。在他眼里,父亲又瘦了。

“他4年前考进我们公安处,现在是特警,我知道他很努力,也能吃苦,就是担心年轻人贪玩,所以时不时给他提个醒。”其实,每每说到儿子的时候,老帅在列车上工作的认真劲儿马上就回来了。他知道,要在一千多号民警的队伍里当个优秀警务技能教官,孩子自己要付出多少努力。“这一点,随我!”这一次,老父亲笑得特别开心。

“我们也来个自拍吧,回头你给我弄在手机里!”老俩口分别坐在儿子身边,在一桌的饭菜旁,拍下了一张全家福。

2月7日,9时43分,开往上海的K112次列车从贵阳站始发,在这里参加安保执勤的帅匀把老帅送至站台,冬日里明媚的阳光将父子俩相互敬礼的身影长长地投在了站台上……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