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日报社数字报

 ●他叫蓝天铭,是以色列驻成都总领事。

 ●他喜欢中国,曾在北大上学,先后在上海成都工作,向太太求婚也是在云南。

 ●他说,即使不当外交官,也会来中国。

 “你好,请问你们拍照的时候能告诉我一下吗,我好取下眼镜。”这是以色列驻成都总领事蓝天铭,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

 相比戴着眼镜拍照,这位有着深邃眼眸的外交官一直坚信,自己不戴眼镜的照片更好看。

 这是1月20日上午9点,和往常一样,蓝天铭早早来到办公室。不久前,以色列驻成都总领事馆搬至新址,馆内靠墙而立的两面国旗,随处可见的以色列图片、明亮温暖的灯光,无一不充满着浓郁的以色列风格。在蓝天铭的办公桌上,摆着小女儿巧笑嫣然的照片,和一幅熊猫的蜀绣,旁边放着一盒已经打开的苦荞茶,这是他到四川后,喜爱上的饮品。

 时间倒退到2014年11月17日,以色列驻成都总领事馆正式开馆,作为首任总领事,蓝天铭快步走上红地毯,意气风发。建馆1年多来,在蓝天铭的带领下,以色列领事馆成为在成都最忙的总领事馆之一。

 

 成长

 

 沙漠、蓝天、古城墙……1974年,蓝天铭出生在以色列南部最大城市贝尔谢巴。和其他小男孩一样,童年的蓝天铭在马路边飞奔着踢足球,玩泥巴,在沙漠边追逐打闹。

 蓝天铭18岁那年,按照以色列的法律,他进入军队服役。22岁,他只身赶赴耶路撒冷,在希伯来大学主修经济与东亚研究,是选择日语还是中文?彼时,面对人生的第一个重大选择,他投票给了中文,开始系统学习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国际关系。

 “我也曾想过学化学,以后从事科研,或学经济方面的课程,以后在外企当白领。”他说,那时候对未来并没有明确清晰的计划,但似乎抓住了一些端倪。

 拨开迷雾的契机在大三那年来到,以色列外交部工作人员到学校进行宣讲,听完介绍后,蓝天铭醍醐灌顶,他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外交部的工作丰富多彩,更是国家之间的桥梁,我想去那里工作,特别是去中国工作。”外交部竞争压力大,虽参加了考试,但他并不确定能否入选。

 同年,他得到中国政府奖学金,到北京大学学习中文。“我当时喜欢看鲁迅先生的作品,像《狂人日记》这种经典文本,都翻来覆去地读。”这个消息让蓝天铭将考试的担心抛在脑后,收拾好行李高兴地前往中国。

 “这真的是一份惊喜的礼物。”蓝天铭笑着说。

 

 留学

 

 以色列驻成都总领事馆的领区包括四川、重庆、云南、贵州。成渝之间,动车快捷又舒适,是蓝天铭往返成都与重庆经常乘坐的交通工具。坐在动车靠窗的位置,蓝天铭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他时常会回想起17年前他在中国挤火车的场景。

 1999年,蓝天铭在北京大学留学,听鸽哨、登天坛、看故宫、喝豆汁。在北京,他生活得有滋有味。“那真是一段难得的经历。”扶了扶眼镜,旧日趣事又浮现在眼前。

 留学时十一长假,蓝天铭和朋友相约旅游,行程从山东曲阜到河南开封,到了火车站,人山人海、排到公路上的买票长队让他们傻了眼,遇上黄金周,自然没有票,为了如期赶回学校,他们只得买了站票。

 于是,在熙攘的人群中,蓝天铭瞪大了眼睛,有人提着鸡,有人背着大包,有人挑着扁担……那时候赶绿皮火车是件“热闹”的事。年轻的大个子蓝天铭,检完票就往站台冲,终于在角落占到一个好位置。

 “虽然买了票,但看着这么多人,我们特别担心挤不上火车。”蓝天铭说,出游高峰,那一趟火车乘客太多,他隐约看见还有人从窗户翻进来。

 从绿皮火车到高速动车,蓝天铭见证了中国的发展。从留学生到外交官,中国也见证了蓝天铭的成长。求学经历让他明白一个道理,要真正了解一个地方,不能坐在办公室里,须得用脚步丈量。

 

 忙碌

 

 上个月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蓝天铭在从昆明飞成都的飞机上,旁边坐了一个女孩。由于长途旅行,他感觉有点儿乏,突然女孩冷不丁冒一句:“你是不是以色列人?”

 这让蓝天铭特别吃惊。“她不仅知道我是以色列人,还想扫一扫微信。”回忆起彼时的场景,蓝天铭依然记忆犹新。

 “我问那个女孩为什么要加我微信呀,结果你猜她怎么说?”顿了一顿,蓝天铭得意地笑道,“女孩告诉我,她是农

 产品公司的,听一个叫蓝天铭的人说以色列的农业很发达,她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合作。”

 女孩不知道,坐在她面前的人就是蓝天铭。这件事让蓝天铭颇为得意,“你看,这说明我们领事馆的宣传工作很有效果。”

 欣喜是因为愿付出,蓝天铭工作很拼命,他走路速度很快。有时,助理需要小跑才能赶上他的步伐。

 翻看蓝天铭在成都的工作行程表,悠然休闲的安排几乎没有。以年初一周的工作安排为例,周一一天内走访了川内三所高校,洽谈和以色列高校进行科研成果转化的合作,和成都相关领导见面、参加领事馆的会议,还有晚上的家宴。第二天去重庆出差,有三个公司有望和以色列企业展开合作,接下来几天还有论坛、晚宴、各种外事活动。

 到成都之后,蓝天铭常常会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中国的发展并不只是北上广,还有四川重庆等中国西南地区,四川的发展也不只是成都,还有绵阳、德阳等。就在记者对蓝天铭进行采访这天,副总领事已经赴雅安,和当地洽谈关于医疗合作的事宜。

 

 情结

 

 “任期结束后,您有什么安排?”听到记者的问题,蓝天铭很快回答:“我和中国有不解之缘。我曾到中国旅行,在北大学习过,也作为外交官在中国上海工作。甚至我向太太求婚都是在中国云南。即便我在成都的任期结束,也会再次回到中国。”对于未来职业规划,他也有明确的想法:“对比一些在成都建馆时间较长的领事馆,我们以色列领馆还有太多领域需要去拓展。2016年我还是会在这方面下功夫。今年我们会从总部调派一位新的外交官到成都,这位外交官是从经济部来的,也体现了我们希望能够在双边贸易上达成更多合作。”

 如果不当外交官,当年蓝天铭也会选择留在中国。

 蓝天铭从沙发上直起背,扶了扶眼镜。中国,一直是他的从业目标。1999年,蓝天铭从2000多名外交部考生中脱颖而出,成为那1%的幸运儿。履职第一站是尼日利亚,之后,他先后在以色列驻澳大利亚、韩国,以及驻非洲的使馆工作,直到2006年赴上海领事馆任职,蓝天铭有了一种“终于”的感觉。

 2015年,以色列几乎每个月都有主办的活动。一年时间,蓝天铭参加了约百场活动。

 在2015年度的C21论坛上,蓝天铭和自贡市赴会代表一见投缘,现场约好去当地考察。没过多久,蓝天铭言出必行,如约而至,分别去当地的农业、能源、光电企业考察,寻求双方合作的空间。在自贡的恐龙博物馆里,他笑出一口大白牙。

 “每天这么忙地工作,您觉得累吗?”面对记者的提问,蓝天铭想了想,“也许是闲不住的性格所决定。”不过,当要蓝天铭评价一下自己的性格时,他却害羞地摆摆手拒绝了,“我是怎样的人,应该看身边的人怎么说,不能问我自己。”

 

 家庭

 

 “拔萝卜,拔萝卜,嗨吆嗨吆,拔不动……”带点洋味腔的歌声,一首《拔萝卜》的儿歌飘荡在成都城郊的一处农庄。周末上午,蓝天铭带着女儿到这里摘蔬菜,看着女儿使着吃奶的劲儿,试图把菜根从土里拔出,他在一旁用唱儿歌配合女儿的动作。

 蓝天铭有两个女儿,一个1岁多,一个3岁半,漂亮得像两个瓷娃娃,是他的心头宝。

 凌晨4点,女儿的哭声又一次惊醒蓝天铭。他赶紧起身走向女儿的床边,一边抱起女儿,一边哼着儿歌温柔地哄她入睡。女儿睡觉不老实,有时候半夜醒来哭闹。就算他工作到晚上12点睡觉,听到哭声也舍不得让妻子起床。哄孩子睡着后,他眯上2小时,再送女儿上幼儿园。

 在成都,蓝天铭不管遇到什么棘手问题,都处理得得心应手。但面对自己的两个女儿,他瞬间卸下所有盔甲,变成一个温柔奶爸。

 面对女儿的撒娇,他毫无抵抗能力。“吃太多饼干对身体不好。”一次,蓝天铭告诉不停吃饼干的大女儿。“再吃一点,就一点。”看着女儿忽闪的大眼睛,他从来舍不得发脾气。

 快到周末时,他向有孩子的成都职员打听近郊哪里适合小孩子玩。只要没工作,他的业余时间几乎都和家人度过。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