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获得皇位是在圆明园还是紫禁城?

通过对上述史实的考订,我们基本还原了雍乾皇位交接时的历史真相。即雍正帝病危时,众亲信大臣被紧急宣召至寝宫,接受顾命。随即雍正帝崩逝,在张廷玉等顾命大臣的提议和指示下,寻得其随身携带的传位密旨,进而在圆明园确立了弘历嗣皇的身份。此后,众顾命大臣分工协作护送遗体返回紫禁城。至乾清宫后,在庄、果二王及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的见证下,宣读了正大光明匾后封函的传位谕旨,再次确立了弘历嗣皇的身份。可见,雍乾皇位交接分别在不同地点经历了两次揭秘。


纵观雍正帝秘密立储,其具有以下特点。第一,雍正帝在实施秘密立储的过程中,至为周详。雍正帝生前曾亲书两份传位谕旨,一份收藏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一份随身携带,二者皆为有效。由于时常住在宫外,雍正帝对这份随身密旨,格外重视,分别告知鄂尔泰、张廷玉两位满汉亲信重臣,以备紧急时取用。同时,雍正帝还精心选派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与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四人为辅政大臣,通过宗室亲王与亲信重臣的配合与制约,保证嗣皇初政实现平稳过渡。汉臣张廷玉能位列辅政大臣,且在雍乾皇位交接中发挥重要作用,足见雍正帝用人有道,不拘成例,亦见其秘密立储之周密。


第二,雍正帝的秘密立储,主要是对皇嗣人选加以保密,以至于弘历、弘昼二人同日封王,共同参与苗疆事务,兄弟之间基本上保持着平等的待遇,但在其它方面仍具有一定的公开性。这表现在雍正帝于乾清宫当众宣布实行秘密立储,并明确告知群臣传位谕旨存放于匣内,置于乾清宫正大光明匾后,随后在总理事务王大臣的见证下,函封收藏。对于随身携带的谕旨,雍正帝也不保密,反而连函封样式也告知亲信重臣。张廷玉能在雍正帝崩逝后的紧急时刻,迅速指令太监取出密旨以正大统,与雍正帝秘密立储的相对公开性,具有密切关系。


总之,雍正帝秘密立储的周密性和相对公开性保证了在突发事件情况下皇位的顺利交接,因此具有重要意义。但雍正以后,清帝过于强化秘密立储的保密原则,反而对皇位交接产生了一些不利影响。一方面从乾隆帝第二次秘密立储开始,取消了在正大光明匾后收藏传位谕旨的成例,所谓“是以前于癸巳年,复书所立皇子之名,藏于匣内,常以自随”,因而皇帝随身携带的谕旨成为了皇位交接的惟一凭证。另一方面乾隆帝第二次秘密立储时,也没有如同雍正帝当年于乾清宫当众晓谕群臣,而只是将已行建储之事“谕知军机大臣”,而嘉庆帝生前更是对立储问题只字不提。清帝对秘密立储保密原则理解的僵化,给皇位交接造成了潜在的危害。嘉庆帝暴卒于避暑山庄后,随行大臣无法及时找到传位谕旨,使得皇位悬虚数日,即是明证。


【1】【2】【3】【4】【5】上一页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