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钢的背影 证监会的痛

过去半年多的时间里,肖钢离任证监会主席的消息不时传来,每一次都被官方否认,但这一次则是事实,新任主席刘士余已经走马上任。

刘士余在出任证监会主席前的经历与其两位前任如出一辙,都是从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董事长的位置接棒证监会主席。但刘士余前任的郭树清和肖钢都未能打破证监会主席一职的一大魔咒——执掌证监会无法达到3年。

刘士余已经是证监会历史上的第八位主席了,此前只有现任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任时间超过3年,任期从2002年年底至2011年10月,接近9年。其他前任证监会主席在任都未能达到3年,其中尚福林的继任者郭树清任职时间还未足1年半,而肖钢则在3年时限前被撤换。

与证监会早期管理者和完成股权分置改革的尚福林相比,肖钢在任证监会主席的1000余天既不是我国资本市场发展最为显著的,也不是改革最为彻底的,但绝对是最为惊心动魄的。

2014年年中,上证综指从2000点附近起步,不到一年就冲上了5100点,我国股市7年之后重回牛市,但这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在去杠杆化的大环境下,上证指数短时间内就跌至3000点下方,千股跌停、千股停牌,流动性几近枯竭让以肖钢为首的证监会领导层如坐针毡,各方的指责之声不断袭来。

而肖钢经历的这次股灾与其前任的经历完全不同,如果没有“国家队”当时入场救市,也许股灾的影响就不仅仅是资本市场了,而是整个金融系统甚至宏观经济层面。时至今日,以万亿元计的救市资金依然被深深套在A股市场中,不知何时才能全身而退,恐怕以后救市资金再被提及之时,所有人都会提起时任证监会主席的肖钢。

与此同时,肖钢治下的证监会也是吏治最为混乱的一个时期。2015年9月至11月,证监会多名官员落马,其中不乏肖钢的助手、副手、重要下属,如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发行部原处长李志玲等。

与证监会息息相关的证券行业负面新闻不断,中信证券多位高管被调查、国信证券原总裁陈鸿桥自杀、“宁波敢死队总舵主”徐翔被抓等事件接连引发关注。

当然,股市的剧烈波动和证监会内部出现的问题也不应将责任都推到肖钢一人身上,毕竟他在任的时间还不足3年,例如大小非解禁冲击市场、上市公司造假等根深蒂固的问题长久地制约着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

我国股市重融资、轻回报的“圈钱”问题就像黑洞一样困扰着资本市场的发展。肖钢在任证监会主席的2015年年初,他就将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称为2015年的首要大事,但2015年A股过山车一般的走势让注册制改革停下了脚步,同时受到影响的还有新《证券法》的出台。迫于无奈,全国人大常委会只得对原《证券法》进行小修小补。

或许在肖钢的心中,他最希望的是在任期内实现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为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就像其前任尚福林任内完成股权分置改革一样名留青史。

在刘士余接任证监会主席后,注册制改革和《证券法》修订必然还是证监会工作的重中之重,但是如果真的给刘士余3年时间,他真的能够让A股实现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吗?现在或许没有人能够打包票,因为其中夹杂着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或许在刘士余离任证监会主席一职时,注册制改革依然步履蹒跚,成为又一位证监会主席的痛。

注册制改革和《证券法》修订是证监会工作的重中之重,但并不是资本市场制度改革的唯一内容。2014年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提出的战略新兴板正式列入证监会今年工作计划。

证监会今年还要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建立符合股权众筹“大众、小额、公开”特点的发行方式。

在发展区域性股权市场方面,需要探索建立区域性股权市场与“新三板”的合作机制,引导登记备案、运作规范的私募投资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参与区域性股权市场。

在期货领域,肖钢此前表态2016年要在充分评估、严防风险的基础上,做好原油等战略性期货品种的上市工作,完善股票期权试点,推进白糖、豆粕农产品期货期权试点。要加大对商品指数期货、利率及外汇期货研发力度,并研究论证碳排放权期货交易,探索运用市场化机制助力绿色发展。

原计划于2015年开启的深港通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推出,证监会已经再度把深港通列入2016年工作部署。

未来留给证监会的各种题目依旧很多,哪些能够实现,哪些只能被无限期推迟,将考问着证监会的领导层。

资本市场和证监会是我国经济领域和政府部门受关注程度最高的,一方面是因为我国拥有上亿股民,而在股民背后还有家属和亲朋好友,证监会任何的政策决定、证监会主席的任何表态都可能牵动着数亿国民的心。

另一方面,不管是上市公司、交易所,还是管理部门的证监会,其信息公开程度在我国所有经济领域和政府部门中也是最高的,被无数的投资者、学者和媒体人士紧盯着。

综合以上两点因素,自中国证监会的前身中国证监委成立伊始,其掌门人就是所有政府官员和准政府官员中压力最大的。而在证监会新任主席上任之际,我国资本市场的各项改革与发展能否持续,A股走势能否企稳等事件都是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当然,其中也包括新任主席能否在北京金融街的富凯大厦掌舵证监会超过3年。

新金融记者 刘子安

作者:刘子安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