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才最懂爱

◎梁坤

与万圣节无缝对接的《精灵旅社2》在我这位喜爱动画、又对动画电影缺乏宽容,且不崇尚怪力乱神的资深少年心中,出乎意料地拿到了四颗星。

当年看《精灵旅社》第一部,感觉一个好故事却没有被讲好,亲情和爱情两条线索互相抢戏,最后谁也不够纯粹,既不丰富也不感人,让我着实为中外的少儿观众们惋惜了一把,毕竟我小时候是看着《聊斋》、《新白娘子传奇》这样人与异类非常纯粹、刺激和邪性的故事健康成长的。如今的《精灵旅社2》索性把“不纯粹”发扬光大,分支线索众多、矛盾杂糅,而且完全抛弃了爱情的老梗,但这次却成功营造了一个天下大同的和谐世界,看得我心向往之。

《精灵旅社》是导演格恩迪·塔塔科夫斯基的长片处女作,本也不该苛求,他时隔三年再推出的《精灵旅社2》真正彰显了几分功力。我觉得最难的还是新意。关于人与怪物的题材,太多珠玉在前,《绿野仙踪》、《美女与野兽》、《怪物史莱克》等等,更何况《精灵旅社》第一部已经让大家对故事背景、人物性格、情节走向了然于心,续集的常用技法之一就是加入新的角色,尤其是大反派。《精灵旅社2》主要人物的变化在于让德古拉伯爵的角色更多元化,他当上了外公,新添的外孙成为主角之一,同时第一次出现了德古拉的父亲,而且他以反派的身份出场,这样精灵旅社的所有怪物就可以安全地继续负责正面卖萌,让观众越来越沉迷于这个由妖怪建立的理想国。此外,强尼人类世界的家人也是首次登场,由此形成了影片的主要矛盾:梅菲斯和强尼的儿子到底是人是妖,应该遵循哪种生存规则,这也是一个为吸血鬼家族香火延续操心的命题。

在第一部的铺垫下,人与怪物已经从彼此误解、互相提防转为认识到对方无害,甚至是“君子和而不同”的境界,《精灵旅社2》在主要矛盾已经建立的前提下,只能多发掘“人民内部矛盾”,例如梅菲斯和强尼、德古拉之间关于孩子教育的分歧,德古拉和他的朋友之间关于孩子教育的分歧,当然这毕竟不是《爸爸去哪儿》,分歧的根本在于丹尼斯到底是人,还是万众期盼的吸血鬼。这也就开启了与《精灵旅社》第一部不同的“公路片”模式,而且是兵分两路:一边是梅菲斯跟随强尼去人类世界探索生活的可能性;另一边是德古拉带着丹尼斯,和朋友们一起去寻找

激活吸血鬼外孙的方法。

影片的高潮段落是德古拉的老爹瓦拉德出场,丹尼斯在危急形势下终于长出吸血鬼的尖牙,继而攻无不克,剧情落入观众的期待视野,影片节奏也在战斗中加快,形成全片最具爆米花属性的部分:标准浅显的善恶阵营划分、营造快感的打斗场面、正义一方压倒性优势的必胜姿态,以及爱的误解和升华,奇思妙想像烟火一样此起彼伏、争奇斗艳,观影快感在这里也达到巅峰。

自从告别我童年钟爱的《美人鱼》、《灰姑娘》、《白雪公主》时代,动画电影“审丑”就逐渐上升为潮流。人物的相貌不再追求三庭五眼,身材也是呆萌为上,还会根据特定的材质、肌理呈现相应的特征,例如更早些上映的《小王子》中,小王子形象的拼布效果。精致不再是审美的标准,娇憨的多样化才是正解。所以在看过这么多“圆滚滚”的人物之后,《精灵旅社》中的德古拉简直就是个男神,不论相貌还是,身材……也算是没有浪费吸血鬼这个物种沁人心脾的神秘气质和卓尔不群的傲娇外形。或许审美标准差异化推进,才有利于观众视野的不断刷新。在这里,我十分希望影片再推出第三部,给梅菲斯找个后妈,德古拉完全值得拥有第二春。

《精灵旅社2》与第一部相比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爱的主题得到完整而细致的诠释。它并不是以爱情这个最讨巧的情感为主线,而是融汇父女情、夫妻情、母子情、父子情等家庭生活多个情感维度,同时慷慨地将大段篇幅留给德古拉和他的发小们。一切矛盾冲突都是以爱为出发点,在爱的驱使下争斗、融合,最后再次证明爱的力量。这种情节设置从接受角度来说是针对低幼的,但它同样吸引成年人,至少吸引了我,让我记起自己也是从这样完满的幻想世界成长起来,又背对它走了这么远。比照当下社会通讯技术飞跃,人们却更加彼此隔绝的境况,怪物们喜大普奔的世外桃源或许也是人类梦想的一个倒影。

当正片结束,影院场灯的光束迫不及待地刺破银幕上的美梦,我一边听着片尾曲《I’m In Love With a Monster》,一边开始赞同某位歌手曾唱过的一首歌——《法海你不懂爱》。没错,妖怪才最懂!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